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校园文化 > 学生天地 >

写作:磨
发布时间:2018-08-15 17:29访问
  儿时,几乎家家都有一架磨。
 
  磨是由本地师傅造的。先选上好的竹子,破成细小的圆形条篾,用篾来编织磨盘的外围和磨槽,再选纯净的黄泥,配以少量的水,以用手抓着再反手放开能基本散开为标准。把黄泥填在织好的底盘和上盘里,打实,然后把预先制好的木片打进底盘的上面和上盘的下面——这些木片是选用木质坚韧的桉树等,开成片后,用沙子渗着,放在铁锅里炒,炒去木片的水汽,炒去木质的香味,再也不会轻易上水,也不会轻易有虫毁坏。
 
  磨的上盘侧边要装一条一尺多长的把,把端开一个圆孔,再用一条几尺长的小圆木,前端装一个钩,用来钩住磨盘把外的孔,后端装一条二尺左右长的小横木,横木两端用绳子牵着,把钩吊起与磨盘的把接近水平,然后用沥青等把磨槽漆过,一架磨便完成了。
 
  用的时候,磨盘的上面放稻谷,人前后脚站着,双手抓住磨钩后端的横木,用力向前推,又向后拉,随着磨盘的不断转动,身子也不停地来回摆动。稻谷便沿着盘顶的孔流下,在上下盘木片的作用下,稻谷的壳便与米分离,流下磨槽里,流到箩筐上。
 
  儿时见到三个姐姐推磨辗谷,觉得很有趣,便也学着推,可是手用力向前推的时候,脚步也跟着向前走,手用力往回拉的时候,脚步也跟着后退,一定是很狼狈,引起姐姐的笑。
 
  令我们高兴的是生产队的石磨。它安在老屋厅的下边,谁都可以用。
 
  石磨磨的一般是杂粮。粮食少,饥荒多。村民便用旱地来种杂粮,也用收割完晚稻后大片大片的田种小麦。石磨便长年转动着。把狗尾粟、鸭爪粟、小麦等与水一起磨成浆,放在铁锅里煎成块来吃,很粗糙,可也吃得有滋有味,也值得孩子们去四处炫耀。
 
  有时遇到阴雨连绵的天气,把人们困在屋里,他们都是忙惯了的人,一旦闲着,便全身的不舒服。便会奢侈一回,打来几斤米,用水泡了,拿去石磨里磨米浆,一户开头了,两户、三户的跟着来。米浆磨好了,撒上盐,放上点葱花或韭菜,在铁锅上洒了花生油,烧热锅后,把米浆舀上铁锅,用文火慢慢煎,煎成一块一块的,把成了美味的佳肴。
 
  煎时也舀讲究方法的,米浆稀了,煎不成块,米浆糊了,煎得硬实,口感不好。再有,煎第一锅与第二锅时舀放多点米浆,煎厚点,这样才可以分匀吃,如果放得少米浆,煎得又薄又黄,又软又香,吃是好吃,可是第一锅与第二锅一下子吃完了,下一锅未煎好,孩子们会围在灶台前,眼睁睁地看着,吞口水······
 
  有时收新稻了,收成也不错,生产队便会磨米粉来分。浸泡三二百斤米,安排几个年轻力壮的妇女去推磨,于是磨便飞快地转动起来。再请几位有经念的男子去炊米粉。他们站在特建的炉灶前,手捧一个特制的竹筛,筛里铺着纱布,舀一勺米浆放筛里,双手轻轻摆动,荡匀筛里的米浆,推入炉里,让蒸汽蒸,一会儿便可以把筛拉出来,又把一筛推进去。再把炊好的米粉翻着另一个长筛里,轻轻地把米粉褪下来,便得到了一块叠一块的米粉,然后再一块一块地翻上来,折几折,要吃时再切成丝条。这时最活跃的是孩子们,他们守候着,一些大人会给孩子们一小块的米粉,虽然没有佐料,也香甜地吃起来。
 
  这天,大人们无心劳动,队长会安排一些轻松的工作,早早放工,回到家里,准备着领米粉和吃米粉。他们把花生油、豉油、盐、蒜泥渗在一起,放进铁锅里煮,煮得香喷喷的,米粉一领回来,便切成丝,挑到大碗里,用煮好的油水一淋,一人一大碗,狼吞虎咽起来。
 
  等过了一会儿,还会用米粉煲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学生天地